当前位置:
    主页 > 文献影视 >
【中州人物 第28期】古早娱乐(河南省首家MCN机构
发布时间:2019-04-01 21:41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创办河南大学传媒协会,后将传媒协会并入广告协会,专心创办自己的第一家传媒公司:河南省匡九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2012-2016年底在人民日报·人民网工作,历任党新闻网河南分网副主编、河南群众路线网副主编、人民网河南分网策划部主任等职务。

  中州人物:“古早”是一个并不常见的词语,是指被人怀念的、或者值得被怀念的事物。互联网企业,尤其是娱乐业给人一种先锋、超前和潮流的感觉,请问您为什么给公司命名为“古早娱乐”呢?

  张含旭:从人民网辞职后,一直在想要做些什么。在亚洲各地到处跑的过程中确定了要做一家餐的餐厅,起名叫“日出古早”,“古早娱乐”的这个名字其实也是古早系的一个延续。

  张含旭:17年下半年的时候,抖音开始有流量。我其实最开始挺排斥短视频产品的,但是这个产品出来之后很多人给我推荐,那我就看看吧,之后就发现挺好玩的,感觉超酷炫,而且年轻、时尚。当时想把自己做成一个达人,然后给餐厅(日出古早)带流量,最后决定不再做餐厅的时候,觉得短视频应该是一个风口,那时候就决定把这个当成项目来做。17年9月左右,“老王欧巴”(抖音达人)邀请我去青岛参加了抖音的线下party,算是进入了抖音达人圈子。18年1月份,我也在郑州联合发起举办了抖音线下party,也得到了很多达人的支持和认可,既然餐厅不好做,就干这个事情吧,所以就将更多项目融入到“古早娱乐”公司里,把公司正式成立下来。

  中州人物:网络上资料显示,贵公司业务主要包括IP孵化养成、IP商业化增值、培训、达人经纪、电商、影视综艺、短视频代运维等,请问哪些是当前的业务重点?未来这也业务如何总体布局帮助公司发展?

  张含旭:首先,我们是一家MCN机构。MCN首先要有全案的能力,也就是我们现在讲泛娱乐、新文创的能力,包括自我内容生产的能力、达人艺人的孵化运维能力、影视综艺的推广能力、电商变现能力、知识付费的能力构建等,这个时候你说自己是一家MCN公司,OK,那没问题。目前公司的主要业务是短视频代运营和达人经纪运维,但总体布局各部分业务其实不分主次,他是一个整案,哪个板块都少不了。

  中州人物:我关注到网上有消息,你们在做“造梦者计划”,其实河南的娱乐产业并不发达,娱乐氛围也不如一线城市或者长沙这样的星城强,你们怎么会想到在河南做这样一个活动?这个活动当前具体进展如何?

  张含旭:这个项目我们已经叫停了。最开始我们和腾讯、优酷、爱奇艺等平台和培训机构已经谈好了。有可能是因为去年的宣传周期太短,或者没有完全深入到各高校里面,所以我们就没有招到合适的人。(如果把练习生)送到北京培训,光是老师的费用每人每月就要15万元,后期还有宣发、平台等各种费用,公司(招)的人质量不好,花这个钱也是白花,做就要做好,所以这个项目先暂停了,后期再启动。

  张含旭:第一,河南本身没有什么专业的艺术院校,在人才储备上会相对弱势,第二,大家对“练习生”这个概念并不熟知,前期(河南省)没有经纪公司做这样的事情,这需要有非常长时间的培养过程。第三,很多家长对这个行业也不太支持。第四,目前在河南我们连经纪人都找不到,缺少很多孵化条件。

  张含旭:一是做达人的公司要有资源,要能产生内容。二是向艺人转型。我希望达人有能成为明星的能力,去参加这些(爱奇艺、优酷等)平台的比赛。从达人到艺人的转变难度其实非常大。达人能在一分钟内展示自己非常完美的一面,但是一到专业镜头前可能就完蛋了,所以要去培训他们,他们自己也要想往这边(艺人道路上)走。还需要经纪公司去帮助,一直往前推。

  张含旭:企业在传统媒体(如报纸、电视台等)做了广告,流量转化量是不透明的。但是在短视频领域做一个账号,有多少粉丝和阅读量非常清楚。另外,比如我给报纸投一百万广告费,我可能只得到了曝光,粉丝还是报纸的。但是如果投100万做短视频,我可能收获到了100万粉丝,粉丝就是我的客户,这些客户就可以持续购买我的产品。而且这些客户一直在我的平台上,不是像我在报纸上的一次性购买。第三,我的这些粉丝可以从线上转移到线下变成社群化营销,那就可以帮助企业做销售。另外,我可以把产品加入到视频中,点击购买可以直接转跳到淘宝店铺,产生电商消费。所有的MCN都一定会电商化发展,这也是我们下一步的重点。

  MCN的盈利模式包括广告费、电商变现、达人艺人的运维(运营维护)、落地活动的执行、知识付费、影视综艺的宣发和艺人的输出、企业的代运维等。

  中州人物:对于MCN机构来说,互联网短视频领域竞争激烈,您有什么策略使公司不被淘汰或者替代?

  张含旭:从前年到去年,全国范围内已知的MCN机构有4700家,能拿到抖音认证的MCN机构有145家,这些在国内是有些实力的公司。2019年会是一个大战年,这些MCN机构,如果没有钱、没有达人、没有资源就肯定要退出战场了。目前公司天使估值一个亿,过完年就开始融资了。有几个基金公司,包括央企背景的公司对我们的公司都比较感兴趣。业务上,我们将认证10-20家的影视摄影工作室,我们现在在建一个小程序,主要承担拍摄制作任务分发平台的功能,把任务分给合作的影视工作室。预计2019年,我们视频的年产出在一万条左右,因为我们会全面涉足政务和企业短视频的代运维,要给字节跳动做生产服务等,公司目前发展前景应该还蛮好的。

  中州人物:您的公众号中有数据显示,短视频独立用户达5.08亿,以二三线城市为主舞台,您能否解释一下为何“二三线城市”将成为短视频用户主舞台?这些城市有哪些独特的发展优势?

  张含旭:从后台大数据可以看到的二三线城市用户数量是在顶峰的。因为二三线用户的时间会充裕一些。一线城市很多企业,比如这段时间炒的比较火的996工作制等,就是说他们比较忙,早上9点到晚上9点,一周工作六天,用户自我娱乐的时间是少的。到二线城市,生活节奏没有那么快,用户每天就会有很多时间去打开短视频软件。四五线城市的很多人不是抖音的主要用户群体,快手会多一点。到县城,他们消费的方式(和年轻人不同),因为年轻人少,老年人比较多,他们有可能就不看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