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清风时评 >
财经报纸:从学术到时评
发布时间:2019-07-06 13:33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在新的时代,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把“炮火”集中在时评上,在纷繁复杂的场上发出自己的最强音。如果说好的新闻旨在感染受众的心灵,那么好的财经时评则是撞击受众的思想。对于财经时评,财经类媒体自是当仁不让,一些都市类媒体也不甘寂寞,花大力气培养财经记者评论员,招募财经专栏作者。科技金融时报作为财经类报纸的新秀,自然也不能置身于财经评论之外,但做财经时评,既缺乏一支有经济理底又以新闻评论见长的采编队伍,又未组建一支权威的特约财经评论员队伍,该如何起好步,后发制人呢?

  选题是财经时评的头等要务,在互联网和新媒体时代,人人都是“评论家”,财经时评只有好的选题才能抓住读者。头“浸”在经济理论中,脚“踩”在经济生活里的经济学者可以说是财经时评作者的重要来源之一,他们正在研究的论文是财经时评题材的“富矿”。

  学术论文作为选题来源。与一般的新闻评论相比,财经时评的题材比较专业,而其中的热点题材往往会被各种媒体热炒,要做到对热点题材的独到解读,就可以借助学术论文。学者们各有关注和研究的领域,来自其擅长领域的选题自然更有权威性,学术论文的独创性和新颖性往往能使财经时评选题独树一帜,避免人云亦云。从论文中提炼出大众关心、业界关注的财经话题,才能成为好的财经时评选题。科技金融时报刊发的《利率市场化:可以从农村开始》就是在我国发布《金融业发展和改革“十二五”规划》这一背景下提出的选题,这一选题也是金融界、企业界及广大投资者所关注的。浙江大学金融研究院的一位教授很早就开始研究利率市场化问题,有多篇这方面的学术成果,我们约请他把自己的研究成果与社会关注的利率市场化这一热点结合起来,撰写了这篇有深度的时评。

  良好的财经专业理论准备。深奥晦涩的学术论文让挖掘“富矿”变得并不容易,没有良好的财经专业理论准备,就不能提取出好的财经选题。因而要通过学习经济理论和现代市场经济知识,向研究者虚心请教,了解其学术背景、思想脉络,理解原著论文的研究背景,以及论文与现实之间的联系,才能选准题材。这样的财经时评才能成为财经专家和编辑共同创造的新作品,是适应有一定理论基础和从事经济活动的读者需要的。我们一开始和浙江高校的教授们接触时,他们拿出一大堆经济学论文,看看觉得题材很新颖,内容很深奥,但就是没法确定选题,有点深入“金山”空手而归的感觉,后来我们通过认真学习相关经济学知识,仔细阅读、理解专家的论著,提出自己的选题意见与其商讨,形成了“利率市场化”、“货币量化宽松政策”等脱胎于专家们长期研究成果,又紧扣当下热点的时评选题。

  与一般的新闻记者或非专业人士写的时评不同,由学术论文而来的财经时评具有理论性强、观点独到、分析深刻的优势,能透过经济现象抓住本质。可面对结构复杂、观点纵横交错、专业术语堆砌的学术论文,一拿到手往往晕头转向,不知从何入手,如何做到时评观点既新颖独到又避免抽象,成为时评成功与否的重要一环。

  时评观点来自学术研究对现实财经热点的回应。大多数学术论文的观点并不能直接作为财经时评的观点,因为学术论文有其严谨的理论体系,论述的观点往往也高度抽象,并不总是直接回答现实热点问题。不过,学术观点从理论层面回答了现实的关切,因而从学术观点中提炼时评观点,可使时评观点与众不同,由于论文观点的独到性,使得财经时评的观点总是与普通人分析该问题的结论有所不同,但又恰到好处地表达了受众内心的关切,而这种观点正是用经济理论分析问题的结果,是脱胎于学术论文的财经时评的优势之一,也是有别于其他财经时评之处。比如,今年6月,全国性“钱荒”成为社会各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可谓众说纷纭,科技金融时报不失时机地紧扣这个选题,整版推出《流动性政策为何会走到前台?》、《是什么影响了流动性政策的成效》等时评,适时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些来自专家多年研究成果的时评,比一般的财经时评观点更为独到、深刻,说理更透彻,受到了读者的好评。

  论文翔实的数据为时评观点提供强大支撑。论文观点的形成需要大量的数据分析,这些数据为时评观点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论据,是一般的非财经时评或非专业人士撰写的财经时评难以企及的,恰到好处地利用和取舍这些数据,必为时评增色不少。数据可以说是财经时评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没有数据的财经时评,纵使有独到的观点,也难免流于泛泛而谈,令人有隔靴搔痒之感。如《浙江银行业的“超贷模式”何去何从》一文,为了解释“超贷模式”及其对浙江经济的影响,全文罗列了从2005到2011年的银行业余额存贷比,以及浙江与其他省市的对比数据,有力地说明了居高不下的存贷比,论述了“超贷模式”难以为继的风险,既通俗易懂,又使观点非常有说服力。这种建立在大量数据基础上的财经时评是一般非学界的作者难以做到的。

  从学术观点到时评观点的引申需要思维重构。财经时评在风格上虽然显著区别于研究论文,但与学术论文一样,其观点是客观理性的,其推理是逻辑思辨的。不同之处在于,论文的观点往往高度抽象,而财经时评的观点需要紧紧贴近现实的经济热点,需要具体化,所以要去其“深”取其“独”,去其“涩”而取其“实”,编辑要选取论文合乎当下经济生活热点的思想精华,形成时评观点。要用专家思辨的逻辑分析方法来阐述经济现象和剖析热点,避免未经严密的分析推理就直接兜售作者的观点。浙江金融业的发达众所周知,但并未与实体经济发展形成正相关,原因何在?为此,我们从浙江大学教授的论文中提出“超贷模式”与实体经济共生关系的不可持续性这个观点,引申出“过于发达的金融是把双刃剑”的观点,形成了一篇既有理性分析又饶有兴味的财经时评。

  学术论文的表达形式经常是抽象的,只有转化为通俗语言,才能为时评所用。好的财经时评,既有学术论文严谨的结构,层层推进的行文方式,又有兼具文字优雅和言之有理的经济散文的风格。

  文风严谨理性,生动通俗。经济学术论文一般从理论层面探求宏观问题的答案,它不追求普通大众的理解,而时评则需要贴近读者的需求,研究当下读者关心的热点,需要广大读者的热切回应。一般读者对论文那种宏大的行文框架和高度抽象的理论分析提不起兴趣,因此媒体做时评就需要在不影响表达严谨性的情况下对其进行“意译”,力求客观,以理服人,并且语言简洁生动,便于读者接受。

  语言由“硬”变“软”,由“冷”转“热”。论文语言表达一般较“硬”,因为其读者是专业理论研究人员,而财经时评要求行文要“软”,因为它是给从事实际财经工作者和大众读者看的,他们并不具备很高的理论修养和专业知识,因而必须将专业学术术语转化为新闻语言、大众语言,让大众接受无障碍。学术语言一般比较“冷”,而财经时评语言要“热”,要面对火热的经济生活和百姓的切身利益,用观点去温暖读者。

  把深刻的理论用最浅显的语言表述出来,既需要一定的理论积淀,又需要较强的文字表达能力,不论是请论文作者做时评还是编辑写时评,都需要从读者角度出发,做到逻辑清晰,语言生动,通俗易懂,使自己的文章适合不同文化水平和知识结构的读者阅读。如对于金融、流动性等严肃话题,我们反复与相关专家切磋,打磨时评文字,首先从标题上吸引眼球,《过于发达的金融害了浙江》、《走钢丝,万一掉下来呢?》等标题令人耳目一新。其次,在时评的行文中尽量把抽象的经济学术语翻译成大众语言,并用经济生活中常用的素材说明观点,大大增强了时评的感染力。如在做流动性这个话题时,当编辑和浙江大学经济学院的教授商讨这一选题时,被“流动性泛滥”、“银行间隔夜拆解利率”、“质押式回购”等专业名词弄得似懂非懂,教授的解释又带很强理论性,为此编辑经过查阅资料,对专业名词有了通俗化理解,终于和教授们完成了这几篇时评。

  在新的时代,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把“炮火”集中在时评上,在纷繁复杂的场上发出自己的最强音。如果说好的新闻旨在感染受众的心灵,那么好的财经时评则是撞击受众的思想。对于财经时评,财经类媒体自是当仁不让,一些都市类媒体也不甘寂寞,花大力气培养财经记者评论员,招募财经专栏作者。科技金融时报作为财经类报纸的新秀,自然也不能置身于财经评论之外,但做财经时评,既缺乏一支有经济理底又以新闻评论见长的采编队伍,又未组建一支权威的特约财经评论员队伍,该如何起好步,后发制人呢?

  选题是财经时评的头等要务,在互联网和新媒体时代,人人都是“评论家”,财经时评只有好的选题才能抓住读者。头“浸”在经济理论中,脚“踩”在经济生活里的经济学者可以说是财经时评作者的重要来源之一,他们正在研究的论文是财经时评题材的“富矿”。

  学术论文作为选题来源。与一般的新闻评论相比,财经时评的题材比较专业,而其中的热点题材往往会被各种媒体热炒,要做到对热点题材的独到解读,就可以借助学术论文。学者们各有关注和研究的领域,来自其擅长领域的选题自然更有权威性,学术论文的独创性和新颖性往往能使财经时评选题独树一帜,避免人云亦云。从论文中提炼出大众关心、业界关注的财经话题,才能成为好的财经时评选题。科技金融时报刊发的《利率市场化:可以从农村开始》就是在我国发布《金融业发展和改革“十二五”规划》这一背景下提出的选题,这一选题也是金融界、企业界及广大投资者所关注的。浙江大学金融研究院的一位教授很早就开始研究利率市场化问题,有多篇这方面的学术成果,我们约请他把自己的研究成果与社会关注的利率市场化这一热点结合起来,撰写了这篇有深度的时评。

  良好的财经专业理论准备。深奥晦涩的学术论文让挖掘“富矿”变得并不容易,没有良好的财经专业理论准备,就不能提取出好的财经选题。因而要通过学习经济理论和现代市场经济知识,向研究者虚心请教,了解其学术背景、思想脉络,理解原著论文的研究背景,以及论文与现实之间的联系,才能选准题材。这样的财经时评才能成为财经专家和编辑共同创造的新作品,是适应有一定理论基础和从事经济活动的读者需要的。我们一开始和浙江高校的教授们接触时,他们拿出一大堆经济学论文,看看觉得题材很新颖,内容很深奥,但就是没法确定选题,有点深入“金山”空手而归的感觉,后来我们通过认真学习相关经济学知识,仔细阅读、理解专家的论著,提出自己的选题意见与其商讨,形成了“利率市场化”、“货币量化宽松政策”等脱胎于专家们长期研究成果,又紧扣当下热点的时评选题。

  与一般的新闻记者或非专业人士写的时评不同,由学术论文而来的财经时评具有理论性强、观点独到、分析深刻的优势,能透过经济现象抓住本质。可面对结构复杂、观点纵横交错、专业术语堆砌的学术论文,一拿到手往往晕头转向,不知从何入手,如何做到时评观点既新颖独到又避免抽象,成为时评成功与否的重要一环。

  时评观点来自学术研究对现实财经热点的回应。大多数学术论文的观点并不能直接作为财经时评的观点,因为学术论文有其严谨的理论体系,论述的观点往往也高度抽象,并不总是直接回答现实热点问题。不过,学术观点从理论层面回答了现实的关切,因而从学术观点中提炼时评观点,可使时评观点与众不同,由于论文观点的独到性,使得财经时评的观点总是与普通人分析该问题的结论有所不同,但又恰到好处地表达了受众内心的关切,而这种观点正是用经济理论分析问题的结果,是脱胎于学术论文的财经时评的优势之一,也是有别于其他财经时评之处。比如,今年6月,全国性“钱荒”成为社会各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可谓众说纷纭,科技金融时报不失时机地紧扣这个选题,整版推出《流动性政策为何会走到前台?》、《是什么影响了流动性政策的成效》等时评,适时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些来自专家多年研究成果的时评,比一般的财经时评观点更为独到、深刻,说理更透彻,受到了读者的好评。

  论文翔实的数据为时评观点提供强大支撑。论文观点的形成需要大量的数据分析,这些数据为时评观点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论据,是一般的非财经时评或非专业人士撰写的财经时评难以企及的,恰到好处地利用和取舍这些数据,必为时评增色不少。数据可以说是财经时评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没有数据的财经时评,纵使有独到的观点,也难免流于泛泛而谈,令人有隔靴搔痒之感。如《浙江银行业的“超贷模式”何去何从》一文,为了解释“超贷模式”及其对浙江经济的影响,全文罗列了从2005到2011年的银行业余额存贷比,以及浙江与其他省市的对比数据,有力地说明了居高不下的存贷比,论述了“超贷模式”难以为继的风险,既通俗易懂,又使观点非常有说服力。这种建立在大量数据基础上的财经时评是一般非学界的作者难以做到的。

  从学术观点到时评观点的引申需要思维重构。财经时评在风格上虽然显著区别于研究论文,但与学术论文一样,其观点是客观理性的,其推理是逻辑思辨的。不同之处在于,论文的观点往往高度抽象,而财经时评的观点需要紧紧贴近现实的经济热点,需要具体化,所以要去其“深”取其“独”,去其“涩”而取其“实”,编辑要选取论文合乎当下经济生活热点的思想精华,形成时评观点。要用专家思辨的逻辑分析方法来阐述经济现象和剖析热点,避免未经严密的分析推理就直接兜售作者的观点。浙江金融业的发达众所周知,但并未与实体经济发展形成正相关,原因何在?为此,我们从浙江大学教授的论文中提出“超贷模式”与实体经济共生关系的不可持续性这个观点,引申出“过于发达的金融是把双刃剑”的观点,形成了一篇既有理性分析又饶有兴味的财经时评。

  学术论文的表达形式经常是抽象的,只有转化为通俗语言,才能为时评所用。好的财经时评,既有学术论文严谨的结构,层层推进的行文方式,又有兼具文字优雅和言之有理的经济散文的风格。

  文风严谨理性,生动通俗。经济学术论文一般从理论层面探求宏观问题的答案,它不追求普通大众的理解,而时评则需要贴近读者的需求,研究当下读者关心的热点,需要广大读者的热切回应。一般读者对论文那种宏大的行文框架和高度抽象的理论分析提不起兴趣,因此媒体做时评就需要在不影响表达严谨性的情况下对其进行“意译”,力求客观,以理服人,并且语言简洁生动,便于读者接受。

  语言由“硬”变“软”,由“冷”转“热”。论文语言表达一般较“硬”,因为其读者是专业理论研究人员,而财经时评要求行文要“软”,因为它是给从事实际财经工作者和大众读者看的,他们并不具备很高的理论修养和专业知识,因而必须将专业学术术语转化为新闻语言、大众语言,让大众接受无障碍。学术语言一般比较“冷”,而财经时评语言要“热”,要面对火热的经济生活和百姓的切身利益,用观点去温暖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