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国春秋 >
千秋家国 百世流芳(组图)
发布时间:2019-06-23 01:15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汝城古祠堂数量众多、规模宏大、风格独特、工艺精湛、建筑精美。它承载着迁徙繁衍文化、宗族文化、礼仪文化、民俗文化、敦教文化、建筑文化、美学文化等,是古生态文化的“活化石”,也是当地一股永远抹不去的“乡愁”。2013年,汝城古祠堂群被列为全国第七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汝城位于湖南东南角,东连江西、南接广东,是一个多民族居住的山区县,有36万多人、260多个姓氏。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这里发现始于宋元、盛于明清的古祠堂有710多座,其规模之大、数量之多,历史、文化、艺术价值之高,国内难有一个地方出其右。全县可说是村村有祠堂、姓姓有祠堂,被誉为“中国古祠堂之乡”。

  “汝城古祠堂最有代表性的是金山叶氏家庙、卢氏家庙、津氏祠堂、广安所李氏宗祠、外沙太保第、益道绣衣坊、中丞公祠、先锋周氏宗祠、周氏家庙等古建筑。”3月12日,汝城县文广新局局长陈建平介绍,“这些古建筑工艺精湛、气派恢弘、保存完整,代表着汝城古祠堂文化之精髓,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科学价值。”

  陈建平说,汝城古祠堂不仅数量多、分布广,且建筑工艺极具特色,沿用了我国独特的抬梁、穿斗混合木构架建筑型制,木结构的梁架巧妙组合形成巨大屋顶,使坡顶、正脊梁翘起的飞檐如飞鸟展翅、轻盈活泼,形成壮观的气势和特有的灵动轻快的韵味。特别是古祠堂群的三雕(木雕、砖雕、石雕)工艺精湛,精美细腻,展现了湖南明清时期民间雕刻艺术的特色与水平。

  记者来到汝城县土桥镇金山村卢氏祠堂,一睹为快。这座建于明万历三十三年(1606年)的建筑,主大门左右各有一个大小相同的侧门,主次分明、左右对称。进去后纵深三进,并有三重封火山墙。里面几位老人聚在一起闲聊,一些小孩在嬉闹。

  抬头仰望,檐下如意斗拱下额浮雕上雕有龙凤八仙、双龙戏珠等多种彩绘图案,栩栩如生。八仙是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神仙,龙凤则至尊至贵,有向往富贵之意。额枋正中书蓝底金字“南楚名家”,大门颜色以红色为主,内有两个天井采光,有天地气场相通、“天人合一”之意。

  受儒家文化影响,各祠堂以“仁、义、礼、智、信”等教化族人和后代;到宋朝时,理学鼻祖周敦颐莅汝治县四载,大力发展教育,弘扬理学,汝城人以“圣贤过化之地”自勉,许多祠堂因此把“忠、孝、廉、节”书于大门两侧或大堂上。尊儒崇理,影响了一代又一代汝城人。

  明正德年间,皇族藩王主南昌府的宁王朱宸濠意图谋反,时为南京监察御史的范辂(汝城人)正好到江西巡视,他见朱宸濠有异,便上书,遭反诬入狱。后朱宸濠果真起兵谋反,失败被诛。范辂才官复原职,其忠义之心受到朝廷褒奖,被赐建“绣衣坊”和“中丞公祠”。这两座建筑至今仍屹立在汝城县城益道村。

  在汝城永丰乡先锋村,有一座古祠堂叫“诏旌第”,其门楼两侧楹联为:“世德千秋重,君恩万代荣”。门楼斗拱正中镶嵌一块“圣旨”牌,这是为纪念朝廷旌表周氏九世祖周如尧“捐粮千担,赈灾济贫”的义举。

  1927年11月下旬,朱德、陈毅召集湘南粤北地方党组织负责人,在汝城衡永会馆及津江村朱氏古祠堂举行联席会议。根据起草、中央通过的以汝城为中心的《湘南运动大纲》,在思想上、组织上、军事上为举世闻名的湘南起义作了重要准备。

  汝城县文广新局局长陈建平说,祠堂之所以传承至今,一来是其独特的文化,二来也是记忆中的“乡愁”,三来在于它是一个家族活动的重要场所,有着特有的功用性,村里红白喜事、议事、祭祀等多在祠堂里举行。

  面对众多“穿越时空”的古祠堂,如何把它们保护好、利用好,是汝城文化工作的重中之重。2011年5月,该县出台“古祠堂保护办法”,把有一定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古祠堂及其附属构造物纳入保护范围。县财政每年安排专项资金,“以奖代补”,鼓励村民对濒危古祠堂进行修缮。特别是去年,该县以承办郴州温泉旅游节为契机,除进一步加大财政投入外,动员各界捐资,筹集经费6000余万元,用于古祠堂维修维护。

  目前,汝城县已有近200座古祠堂得到修缮。另外,对100多座古祠堂周边进行了整治及仿古改造,一改往日“脏乱差”形象,吸引各地游客慕名而来。2014年国庆长假期间,汝城“古祠堂游”就接待游客近10万人次。

  祠堂有总祠、家庙、宗祠、公祠、家祠之分。总祠是一个较大区域的某姓家族共同建造的祠堂;家庙是为纪念某姓始迁本县始祖所建的祠堂;宗祠是为纪念某姓在某村祖先所建的祠堂,规模仅次于家庙;公祠为宗祠之下的分祠,是某姓分支房派所建的祠堂;家祠则是某姓某小房所建的祠堂,也叫私厅,一般以该小房祖先的名字为名或无定名。正所谓“千秋功过,于祠堂可见一斑;华夏祖先,从祠堂可知谱序流传”。

  祠堂除了“崇宗祀祖”外,还是办理婚丧喜庆等事的场所。另外,祠堂也是族长行使族权的地方,凡族人违反族规,则在这里被教育和受到处理,直至驱逐出宗祠,所以有人称它是封建道德的法庭。有的宗祠附设学校,族人子弟就在这里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