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国春秋 >
合肥的哥生活不只是开车 还有诗和远方
发布时间:2019-03-30 19:30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1966年出生的谢运鸿,老家在肥东杨店,上世纪80年代,知名诗人和优秀诗歌灿若星河,席慕蓉、海子、顾城、余光中是他的最爱。”去年开始,谢运鸿换成了晚班,“跑白班太辛苦了,我身体扛不住,晚班实在累了,还能靠路边休息会。

  “风雨人生日月长,穿街走巷送人忙”。这是“的哥”谢运鸿写的一句诗,很多人被他诗意的文字感动,有人说他是“的哥诗人”。

  虽然文字很诗意,谢运鸿的实际生活却没有那么多诗意。开出租车前,他放弃学业,当过农民,拿过教鞭。最近这19年里,他开着出租车、写着诗,每天奔波在合肥街巷。最终,他写下了近300首诗和词,写下了一位合肥的哥的诗意人生。

  采访前一天,记者联系谢运鸿,他在电话那头爽快答应了。因为要上夜班,采访只能定在3月28日上午。见到谢运鸿时,他上完夜班后没有休息,眼睛里透着血丝。

  “我在家里不写诗词,候客时突然灵光一现,我就赶紧把诗词记在手机上。”谢运鸿的创作与众不同。

  一周写一首诗词,如果不写,谢运鸿总觉得落下了什么。别的驾驶员将手机别在方向盘上方是为了接收网络订单,而他只是为了留住灵感,写下诗词。

  除了少量的现代诗歌,谢运鸿的诗词带有浓郁的“古典范儿”。描写生活感悟,探讨行业见闻,讨论家国情怀,包罗万象。读了他的诗词,你能体会到诗词所蕴含的真诚。

  的哥的生活非常辛苦,谢运鸿苦中带乐:“戴月披星走万千,看官听我晒辛酸。风里去,雨中还。不餐烟火赛丘贤。身健不知病老愁,青葱岁月水东流。”(《渔歌子的哥》)

  今年春节,两只鹅依依不舍的那张图红爆网络。谢运鸿也起了惆怅:“此去泉台寻旧部,曲项歌天,长恨生无路。绿水清波成叹处,白毛红掌填刀俎。命不逢时何忍顾,今我归矣,把泪强收住。一吻伤情言未诉, 约卿来世同船渡。”(《蝶恋花咏鹅》)

  春天来了,谢运鸿敏锐捕捉到了丝丝春意:“燕去南坡寻鸟虫,巢中雏小盼还空。遍搜大野花开少,但见荒郊草未荣。日懒风寒春起慢,人勤星早地生朦”(七律《春燕》)

  1966年出生的谢运鸿,老家在肥东杨店,上世纪80年代,知名诗人和优秀诗歌灿若星河,席慕蓉、海子、顾城、余光中是他的最爱。作为八斗中学的语文课代表,他将自己的文字写在黑板报上。

  1988年高考,谢运鸿考上了合肥联合大学,因为家里贫困,他最终放弃了读书,而是回到老家务农。插秧、收割、放牛、种菜,看似诗意的生活背后是自己的心有不甘。

  出于对美好生活和知识的渴望,谢运鸿来到许岗小学做起了代课老师,“我是全科老师,语文、数学什么都教,每天带着孩子们一起看书。”

  那个年代,出租车驾驶员是一份响当当的职业,从泥巴地里走出来的谢运鸿别提有多兴奋了,“那时候,我一天挣三四十元,工资跟很多行业比算是高的。”

  去年开始,谢运鸿换成了晚班,“跑白班太辛苦了,我身体扛不住,晚班实在累了,还能靠路边休息会。”

  在本地诗人张宇轩看来,谢运鸿在看似毫无诗意的生存现场,开辟了一块滋养身心的农耕之地,也可以说,他的诗意就在于他的真切、本色、民间。“老谢的诗词非常本色,没有灰色、技术的成分,接近生活。他的生活状态和对精神的诉求,本质还是来源于乡愁。”张宇轩告诉记者。

  前段时间,微信朋友圈里经常被一些所谓的“诗和远方”故事刷屏。但对于谢运鸿来说,那些并不是他所追求的。“在现实生活面前,更应该勇于面对自己的责任和担当。”谢运鸿说,一个人有了经历和责任,才能体会到线年来,为了养家,他努力工作,驾车奔跑的总里程高达190万公里,这足以绕地球赤道47圈。在谢运鸿眼里,远方就是自己双脚奔走出的距离,一步一个脚印,“不要抱怨生活,只要心中有诗和远方,好日子总会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