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党报要论 >
福建日报:你究竟有几个好“兄弟”?
发布时间:2019-06-20 14:31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季建业被有关方面带走之前,与他有密切关系的一些人员已被调查。据介绍,苏州市一名退休老领导曾问季建业是否有问题,季说没有,“就是苦了这帮兄弟,一个一个被叫去问”。

  “就是苦了这帮兄弟,一个一个被叫去问”,这话出自时任南京市市长季建业之口,耐人寻味。相关部门正常的调查,在季建业眼里,却仿佛是故意折腾人,一个“苦”字可看出季建业的不耐烦,以及对所谓“兄弟”的呵护之情,充满巨大的想象空间。

  官商认兄弟,究竟为何?上市公司金螳螂公司董事长、江苏首富朱兴良,当属季建业的“兄弟”。据介绍,朱兴良与季建业相识于上世纪80年代末,私交很好。季建业任职扬州期间,金螳螂公司在扬州频繁承接政府项目,赚得盆满钵满。有个细节是,2004年初,时任扬州市市长的季建业,要求一项目负责人配合金螳螂公司装修迎宾馆2号楼,该项目负责人说,专门询问季建业是否要走招拍挂程序,季建业回答:“还要这个干吗,就这样弄了。”这足以说明官商一体化后,居然可以将法定程序踩在脚下。

  与商人称兄道弟,这样的官员并不少见。前不久落马的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为安徽大昌矿业集团谋取不当利益,该企业董事长吉立昌与倪发科关系甚密。据报道,在酒桌上,吉立昌

  搭着倪发科的肩膀称“发科老弟”。前些天因受贿罪被判刑的安徽黄山市政法委原汪建设,在当地以“哥们多、饭局多、名牌多”著称。十余年间,汪建设与30多名房地产商形成紧密的权钱交易关系,先后收受贿赂500余万元,大到帮房地产商审批项目、征地拆迁、周转资金,小到为其“摆平”被查、酒后驾车、办理“最牛车牌”,沦为小利益群体的“贴心大哥”。

  中国是一个有着浓厚江湖文化传统的国家,江湖文化是封建社会的产物,是自然经济时代的产物,与现代社会提倡的、法治、和谐等文明理念是背道而驰的。一些官员与房地产商称兄道弟,公私不分,形成官商利益共同体。在他们那里,没有法律只有义气,没有原则只有私利,一些

  “以势交者,势倾则绝;以利交者,利穷则散。”一些官员之所以落马,正是与他们的所谓兄弟背叛有关。在法治严明的市场经济中,商人不需要与官员交朋友、认兄弟;在制度发威、法律就是高压线的官场中,官员不能也不敢与商人称兄道弟。丁是丁,卯是卯,权力有边界,底线当谨守。如果权力与资本沆瀣一气,必然破坏市场经济和党纪国法。

  干部作为人民公仆,作为国家公职人员,理当摒弃这种江湖作风,把群众利益、公共利益放在第一位,以法治的思维和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否则,很可能走上犯罪的道路,害人害己害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