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党报要论 >
人物:仰融这次真的要走“正道”?第一回“正
发布时间:2019-04-05 00:35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这段时间,仰融旗下正道集团落户汕头、要建100万辆乘用车生产基地的重磅消息,几乎就淹没在滚滚信息洪流中,悄无声息。

  正道集团董事局主席仰融介绍了集团发展情况及正道汽车项目进展情况,对项目落户汕头的前景充满信心,并表示十分看好汕头优越的区位优势、产业配套优势和汕头市委、市政府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心和魄力。希望以此次签约为良好开端,双方携手务实推动项目顺利落地,凭借正道集团先进的核心技术和产品,为汕头打造新能源汽车全国龙头作出贡献。正道集团执行董事陈晓表示,项目落户汕头后将建成100万辆乘用车生产基地,其中一期为30万辆,达产后产值将超过1500亿元;整体三期项目完全达产后,预计产值将超过5000亿元。

  作为中国汽车业第一代“网红”、首位让社会主义国家的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挂牌的人、西南财经大学博士——仰融,有过太多的传奇。

  更让媒体同行们津津乐道的,还有仰融博士放“卫星”的功力。他放过的卫星,据说可以塞满地球轨道,产值上万亿。

  在2010年初,仰融注册的正道汽车,曾与意大利设计商乔治亚罗签约开发混合动力汽车,也展过出概念车型。当时正道汽车首席技术官表示“该协议的签署意味着产品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80%”。

  之后计划在美国阿拉巴马基地投产,还提出轰动一时的“83111计划”——未来8年在中美两国同时生产汽车,产能300万辆,产值1万亿元,税收1000亿元,提供10万人就业,人均年收入达到10万元,首款车型计划在2012年推出。

  同年,正道与江淮达成协议,双方有意在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及其动力总成等产品方面开展合资合作。在账面上数字更是令人乍舌,组建的合资公司首期投资总额不少于人民币20亿元,该项目的总投资约300亿元,产能规划目标为未来8年内实现整车100万辆、动力总成100万套及1200万KWH锂离子动力电池。

  2012年3月,正道汽车又转战辽宁营口,计划在营口鲅鱼圈兴建一座新能源汽车工厂,包括汽车电动动力总成系统和轻量化镁铝合金车身以及超级电池组的研发和制造,设想仍是一如既往的宏大:预计投资100亿元人民币,一期投资50亿元,于2013年3月开工建设,2014年12月底前建成并投产,项目全部达成后可实现产值1000亿元,实现年税收100亿元,新创就业10000人。

  正道汽车在今天4月19日开幕的上海国际车展上,正道集团正式发布了旗下正道H600、K550和K750三款纯电动概念车。

  正道集团历年年报称,从2010年至2013年间,其净利润分别为-2.5亿、-1.9亿、-1.03亿、-1.79亿(港元),处于持续亏损状态。但正道汽车依旧选择在汽车中昂贵的石墨烯电池,不禁让外界对于其资金来源产生质疑。

  对此,仰融曾回应,他共握有5个金融工具专利,这些专利可用在任何行业。据称,目前他已经为正道汽车筹备了300亿资金,因此不愁产品量化。

  在「归零·新经济100人峰会」上,美团点评CEO王兴进行了题为《上天、入地、全球化》的精彩演讲。

  王兴的理解是,目前无论从全球的角度,还是从全中国的角度来看,互联网用户的普及度都已超过一半。

  机会并非会消失。创业就像艺术,只要有艺术家,就一定会诞生新的艺术。只要有尚待解决的问题与做事的,就一定还会有机会。而王兴的,在于三件事:

  「从过去一两年,到未来五年时间,乃至二十年,三十年,最激动人心的事情,我认为是上天、入地、全球化三个事情。」

  高科技有很多的含义,「因为科技就是不断突破边界,不断创造新的空间,不断驱动有新的增长,所以这个对中国互联网,以及对全球互联网,或者对全球经济来讲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事情,因为大家都是需要增长,但如果一个原来的新的空间被填满,没有新的空间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就会从原来的圈地变成你争我夺。」

  在这里,王兴讲了一个故事。1492年,发现新之后的数百年,就是世界列强不断瓜分世界的过程。到20世纪初,终于把非洲最后一块地也分完了。大家找不到新的增长点,于是爆发第一次世界大战。

  王兴表示,很多人认为原来中国互联网是商业模式的创新,不是科技的创新。在过去这个观点是对的。现在这个阶段,中国有可能超越美国,但需要在底层上有很多的投入。

  「高科技将是未来5到10年很大的驱动力之一。但并不是单做,就像互联网会跟各行各业在一起,AI、其他高科技也会和各行各业结合在一起。」

  以往我们都在说创业要接地气,然而今天,仅仅接地气是远远不够的了,用王兴的话来说,你触及地面已经远远不够了,你得真的扎到地底下去,扎到黑暗的但是有充分养分的地底下去。

  只干连接消费者C端的事情已经不够了,要去了解产业的方方面面,扎进去,真正地去做连接,真正地去做改造,去提升效率,去降低成本,来给客户创造价值。

  「我们都得意识到光连接是不够的,大家不需要那么多简单的连接,是得有深层次的,到产业链的各个环节to B提升的价值,它可能通过IT系统,可能通过供应链整合,可能通过其他很多事情,但是我们得明白,不光是接地气,是得真的入地。」

  王兴认为,虽然有些人会把「全球化」称为「国际化」,但这其实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主要区别在于思考的维度。当人们说国际化的时候,是默认为国境是天然的边界。但今天,很多时候商业的边界都不再是国界了。更多的时候,可能是货币、是语言、是文化习惯。所以,「全球化」是比「国际化」更宏观更重要的一个概念。

  王兴认为,中国虽然经济体越来越发达,但我们毕竟是全世界六分之一的人,我们的经济体也只是全世界的五分之一、六分之一。如果只做这个事情,做到头,你也是不如另一部分大的。

  美国的强大在于,美国的互联网公司不光做美国市场,它做几乎全球的市场,除了中国市场以外的市场。所以如果中国的企业不能真的很好地走出去,不能更好地服务更大的经济体的话,长期来看是缺乏竞争力的。

  「因为我们回到上天这个事情,高科技是需要高投入的,如果你没有足够大的市场,没有足够大的规模,你就无法有足够大的投入去竞争这个事情,长期来看你是没有竞争力的。」

  而谈到全球化这件事情,王兴认为从理论上是绝对的必须,也是巨大的机会,但并不是一个能够速成的事情。「我觉得全球化至少要在五到十年的维度上去看,所以很重要,必须做,但不是要急于求成。」

  王兴认为,中国公司在开展海外业务时,如果不满足于只是做一个小的边角,而是希望进入更大一块的话,这需要更长的耐心,更大的投入,需要更多企业的协同,而这是非常激动人心的机会。